海王停滯

今天無意中看到黃子佼的新聞
心想,咦 我錯過了什麼?
於是開始爬文

直到我看到直播的影片後

感覺好沈重喔
我憂鬱了起來

我跟W分享我看完之後很憂鬱
他回:但他做錯事沒膽承擔 我也很意外

對啊
就是他沒跟那女的道歉….

我在想的是
如果這件事已經狠狠的烙印在你的心頭
道歉有用嗎
你會接受嗎
你會原諒嗎
或者我們能讓它過去嗎

我覺得這就很像我的白踢
噴到了醬油
我洗掉了
就算洗不乾淨
我送洗了
回來是白的沒錯
但我知道他曾經被染黑了
只有我知道

誰沒有過去
還是黑歷史
我有啊
我當然也有
只是互揭傷疤這種事
來個魚死網破
不是我的style
我覺得大部分的人
都會隱忍

metoo事件可能會無限的延伸下去
無限上綱

….

我的記憶中
幼稚園就有變態的出現了
我記得內容
但詳細情形還是爸爸說的
我在家後面的空地看著弟弟跟朋友玩耍
有一個老伯過來跟我聊天
後來牽著我的手往荒廢的市場裡走去
我還記得他拉著我坐下來了撫摸我的臉
接著的事我忘了

聽我爸說
他從窗口看到那個老伯牽著我
馬上就跟朋友衝下來了
他們把老伯痛打一頓送警察局
也罵了弟弟為什麼沒有去阻止
那時候我才幼稚園
我弟還小我一歲半

國小了
不舒服的經驗來自他人的觀感
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沒想太多
記得那次是一個叔叔抱著10歲的我坐他腿上
被親人看到了
狠狠的斥責了他
接著告訴我
不可以坐在男人的腿上
那是情侶間會做的事

那時候我一樣覺得很莫名
我從小到大都是被我爸被他朋友放在腿上
雙腿往上抖著抖著彈彈彈腳 長大的耶

我記得我國中之前
放學到家的時候
都會鑽進我爸被窩抱他
冬天時就是用我冰涼的手腳冰他
看他睡覺時被彈起來大叫
是我最大的樂趣

國中了
那時候的新聞報紙
會揭露父親對女兒伸出魔爪
我覺得很可怕
導致我有陣子不太主動靠近我爸

國中遇到的變態很多 很多
公車上把手伸進裙子裡 要脫我內褲的
走在路上看到露鳥的
或走近問你要不要信教的(他說的是性交…)
還有打公共電話時有人衝過來摸胸部跑掉的

高中以後遇到的
跟國中差不多
只是某些時候是在機車上發生的
你會突然在停紅燈時被抓胸部
還有一個比較可怕是我在講公共電話時
靠過來我大叫
後來抓著我的機車不讓我走的

我在說的是
我出生的年代 環境
我是這樣長大的
但我從來沒跟大人說過
我只有跟同學互相交換
誰遇到的比較噁心

我小時候很內向
國小之前根本對男女的事一竅不通
我也曾被傷害過
到現在為止
一個人都沒說過
所以當我知道我沒有什麼童年陰影時
我很震驚
是我隱藏的太好
還是我真的不當一回事

曾經一度想過要跟女兒分享
她說很可怕的
就不要說了吧

對啊
我說出來 能抹去我的陰影嗎
或是找個人說出口
那種一想到被壓不過氣的感覺 就會消失嗎
其實我想了好幾十年了
雖然今年我47歲
說出來
那些人會被懲罰嗎
會下地獄嗎
他們會跟我懺悔嗎
他們當時也不成熟

我很認真的思考
無法說出口的原因

並不是他們對我做了什麼事
這麼簡單而已
而是知道這件事的人
會全部崩潰
牽扯出來的
就像
黃子佼事件這樣

我也在想
也許這些事對某些人而言
其實不算什麼
如果我說了
被當成小題大作
我也會非常的不開心

所以
結論是
有些秘密
即使帶到棺材也要好好守著
那些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
我們不需要原諒
因為壞人自有天收
但一定要放過自己
帶著傷活在世上很辛苦了
愛自己
多一點
即使我還在學習

我們是該懺悔
對於曾經傷害過的人
可以彌補就去彌補
倘若無法彌補
就一個人好好的撐到死亡來臨的那天

控制好自己的慾望
想做的那些破事兒,夢裡什麼都有。

最新文章通知!記得收信按確認,退訂也很方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