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教我們愛”

射手座的妳提起母親節那天崩潰大哭,
因為雙子座的兒子讓妳好難過,
我在內心吶喊著『天啊天啊~連大剌剌的射手媽媽都說自己玻璃心,我是不是有伴了』
你問我孩子還乖嗎?
我說~不就青春期,假日也只想著跟同學出去…訊息愛回不回,後來連已讀都不給~
另一旁的射手媽也開口了,青春期的小孩真的很令人心碎。

我開始想著幼兒期的自己,青春期的自己,成年後的自己,現在的自己…
40不惑之年的我現在還是一樣的會跟母親嘔氣令她難過。

為什麼從小到大,我們沒有學習過『表達愛』的課程呢?
學校裡面教的就是節日做卡片,教你回家幫忙打掃,可是卻沒有從小教育我們要學習表達?
我們很愛家人,可是我們卻羞於表達,常常詞不達意,甚至不善言詞的用責備代替關心,
我常常懷疑『將心比心』並沒有在出生時安排成標準配備,
因為”與取予求“與“感激的心”是平行線來的。

我要靠著社會學習,自我反省,甚至一路上的失敗經驗,學習到現在也才勉強能言善道,我又能夠如何要求自己的孩子可以從小就懷抱一顆感恩的心去體諒父母的辛勞或是舒適圈是多麼得來不易?

當有人提起自己的小孩貼心,我就會稱讚的說『貼心的小孩難求』,我知道自己的小孩不差,但他們就是跟我小時候一樣“沒想那麼多”,我到三十好幾還是一樣“沒想那麼多”,儘管現在的我覺得自己表達的還是差強人意…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顆玻璃心,但是我記性不好,總是碎了之後好不容易補好,接著又碎了,總是忘了當初為何而碎?我不會跟孩子們計較,但是我的情緒控管出了問題,總是好說歹說,說了無數次,接著我也不知道怎麼讓他們理解,然後就自己大哭了!!!在失控之後的道歉是我最常的表達方式。

我的目標是當一個很理性的媽媽,是的,開始我會很理性,可是理性幾次,除了流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我好希望有人能去教導我的孩子,什麼是愛,什麼叫愛的表達,如果有青春期孩子的父母,也很能感同身受吧?

從小我就教育你們把“我愛妳”掛在嘴邊,可是為什麼感覺愛是一種口號,是一種習慣,是一個掛上電話時的結語,並不是真的愛的對待?

每個人都喜歡稱讚,喜歡甜言蜜語,以前到現在認識的人大多數都會說『行動比說的重要」,我說~屁!!!連言語你都安慰不了人了,你覺得做得再多我們會感激嗎?我們會很直接了當的感受到嗎?你知道『言語表達』有多重要嗎???

愛是一種胸懷,是一種忍耐,是包容亦是寬待,是一種討人厭的你懂我的眼神,我一直在學習,可是也一直在受傷,現在的我也社會化好久了,如果真的可以有一門『表達愛的教育課』,我希望納入我們的12年國教或是我們的健保,因為愛無所不在,愛難以言喻,愛到卡慘死。

昨天有個六十幾歲的媽媽突然告訴我,她每每想起過世的母親都會淚流滿面,對於母親在世時,她只想著要賺錢疏於陪伴非常愧疚,要我好好的陪伴母親,我不好意思說~我的媽媽跟我一樣幼稚,甚至在上個月說了氣話要我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原因是我告訴她可不可以不要重男輕女,可不可以在我打電話過去時別一直抱怨她們母子的關係,其實這些話我從小忍耐到大,我從嗯嗯嗯大事化小的敷衍化成實際言語的反彈,我說出口的真心話,她很受傷吧?

我的父母在我小學就離婚了,我跟媽媽沒有像弟弟跟媽媽的親近,小時跟媽媽相處都會想要有所表現,長大後交談著,她像姊姊又像媽媽,覺得有莫名的壓力,後來想想,應該是DNA吧?我的玻璃心應該就是這麼來的吧?

頓時之間,我不會再去跟我的青春期孩子們計較通話訊息次數,現在的我學著漸漸把重心移開,該有的噓寒問暖我有,但是孩子能不能去做到對家人的關心或是簡單的禮貌問候,這已經不是我一再再提醒 他們就能懂的了,看著他們在社交軟體能言善道的好人緣我著實心碎,『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希望在世時,是一天或是一小時,都想擁有 都能感受你們全部的關愛,對現在的我來說,愛 是卑微的存在。


倒數幾天要多一歲加上月事來臨前的空襲警報是很可怕的,千萬不要靠近生日前夕的女人~否則淚水就像近日的大雨,淹得你心驚膽跳!
到底什麼才是平常心?悶得我不要不要的。

Tags: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