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史以來我的文字最多..broken

大約是早上的八點我在家中,
有好大好大的太陽於是我洗了衣服,
忙著整理環境
以及期待從洗衣機拿出衣服撲鼻而來的清香氣味,
瞬時天色變暗由大太陽轉而陰天,
接著刮起了颶風還有閃電 雷聲隆隆作響,
我最害怕的事情
好像就快發生了

過了五分鐘,天色又從一片黑暗轉為大太陽
我跟弟弟忙著清掃被狂風吹落的玻璃碎片
外頭的盆栽以及被風吹起的空心磚
一片一片被無情地打落在不屬於他們原本的家
而且家中還因為颶風把水管吹斷
地板上一灘灘的大量積水
我拿著手機還沒跟弟弟告別就直奔孩子的學校
我憶起小時候賽跑的百下心跳
用跑百米的速度狂奔到學校見到了nina
我問他哥哥呢
她用眼神回答了我他在一旁,正與同學打鬧
他說他們倆等等要去姐姐的教室一塊玩
我要他們馬上跟我離開
在校園內拉拉扯扯比手畫腳的好說歹說
但他們怎麼也不答應 鐵了心的拒絕

剛剛學校廣播天氣不好上午的課暫停,所以我們就跟姐姐約好了一塊去圖書館
nina用堅定的眼神告訴著我
我勸不了轉而望向Rich
Rich聳聳肩像似回答他跟妹妹是一國的
校園內的吵雜聲 音樂大聲的他們似乎聽不見我在說什麼
我見到老公從前方走來隨著老師說說笑笑
原來他趁工作空檔帶了點心給孩子們吃
我拉住老公小聲的告訴他 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 馬上
他看不出我眼神的恐懼
對我微笑並繼續跟老師們談天
我耐不住性子大聲的尖叫說著 快過來啊你們
學校實在太吵了
孩子彼此打鬧嬉笑 老公也沒理會的繼續交談
我知道我做不到叫他們馬上停止這件事之後
我很氣餒
我接著大聲的嚷嚷 李X聰就一分鐘好嗎
老公似乎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朝我走來
我用力的抱住了他
我求你們現在跟我一起走好嗎?我說
他說他等等要忙要上班,上班很重要
我乞求他什麼都不要管就是現在,我們帶著孩子一塊離開
他低頭沈默了不發一語
我知道我們之間再也無法得到對方的信賴
喚不回過去的美好
那個我說什麼他都說好的年代

我壓抑著激動的心情告訴他
我真的很愛你,但我知道我勉強不了你
他快速的道別親了一下我的嘴唇
而他轉身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左手的食指
有一塊約兩公分的玻璃碎片正插在上頭
我突然覺得痛了在這心情稍微平緩的一刻
我拔出手指上的玻璃碎片
傷口大約是0.5公分不大卻很深
但我發現了一坑一坑的小洞在傷口裡面
我用力一擠想說可以擠出點血來讓痛的感覺更真實
卻有三條草綠色的小生物跳躍式的落在地面
我猜那是什麼寄生蟲之類的啦
但我知道我好痛我必須看醫生

我用散步的方式望著他們的背影離去
慢慢的走著走著
準備離開校園後前往計程車招呼站
就在我快步衝向右邊的一台空車馬上就有人往裡一坐
我看著對向車道那有三台正排隊著載客
就在我剛過了馬路
我看著一個男人拿著公事包
一個媽媽帶著約莫三歲的小孩
還有一個行動不便的婆婆
快速的坐進車內
呼嘯離開了
我感受到他們的急促似乎是跟我煩惱同樣的事情

你相信世界末日嗎
我可笑的想到剛剛他們待我的方式 落下了淚
我的家人 老公以及孩子
我該怎麼讓他們相信有世界末日這樣的事情
而我的恐懼來自於小時候看過的一部電影
現在是上午10:13
剛剛那五分鐘的天相變化撼動了我
就跟電影裡頭演的一模一樣
只是電影裡的男女主角他們帶著孩子逃亡
而我卻一個人不知道該往哪走
我嘲笑著自己這幾年所堅持的愛情親情什麼都不是
但我還是選擇就醫

我拿起手機撥了號碼
跟朋友約了等會一塊用餐
百貨公司前有街頭藝人正在表演小丑踩球
觀眾們大聲的歡呼及嘲笑
沿街用大聲公播放的宣傳車
一旁還有遊行募款的聚會
街道上滿滿的人群 聊天的路過的
來來往往的人們依慣例的過著日常生活的步調
但我還是眼尖的從人群中看出
一撮一撮像逃命似狂奔的人們
那是半小時之前的我
我抬頭看了天空
沒錯啊這麼溫暖的太陽曬在身上暖暖的感覺
有誰會相信我的片面之詞
有誰會知道世界末日就要來了

就在我懊惱的同時
我在對面的馬路看到了友人朝我走來
她朝我揮揮手 我微笑以對
此刻我看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
在熱鬧的市區居然有一台巨大的裝甲車朝我們的方向而來
我拉著朋友說 走 我問他們可不可以帶我去醫院
大型的裝甲車裡坐了七個人
一個是前頭的駕駛
另外六個面對面的坐著
還有一個站在最後頭
我問了站著的那個男人能不能載我去隔條街的醫院
他說好,但這裡沒有位置了,你們可能要站在我的兩側喔
我考慮都不考慮的就蹬上了他右邊的腳踏板
而友人因為穿著高跟鞋跳不上來
裝甲車並沒有因為我們而停止
我的朋友無奈的揮揮手說道 我們改天再約吧
我跟她報以微笑說了byebye 轉而攀談一旁的男子
我問他怎麼把這麼大台的戰車開出來 你們要去哪兒
他告訴我沒有目的地,因為世界末日要到了
我實實的楞了一會兒
在我前面坐著的一對男女附和著他點點頭
這對男女看起來不過25歲左右
男子白白淨淨削瘦的臉龐掛了一副眼鏡
而女子的馬尾及T恤牛仔褲感覺就像個大學生
我不可置信的問了前頭那男生為什麼會坐在這車內
他說對面的女生是一塊長大的青梅竹馬 叫做Cindy
他們早在十年前就開始為這一天存錢
而在今早天氣異象後他們搭上了這輛車
男子緩緩的說
我們的隨身行李跟糧食準備了好久也丟了好多次
沒想到還是派上用場了
他告訴我車子只能容納八人
災難來臨時他們會把兩翼的裝甲蓋上
裡頭的空間很小無法伸展四肢
但他們只能期許自己不要意外的死在路旁

我打探的問存了多少錢才能搭上這戰車
他告訴我九千美金
我說我給一萬五能讓我與你們一起同行嗎
他說這早在多年前就協議好的八人行
多一個人只會讓車艙內的空氣更稀薄

站在我一旁的男子說:醫院到了
反正我們也還在等待,不如我陪你一塊去吧
他拎著我下了車走向前方的醫院
我們用走的上了二樓
發現全是散落一地的醫療器材 而且完全沒有人
走向三樓,四樓還是一樣的景象
我失望之餘 他玩笑的說我們去喝杯咖啡吧
醫院旁的巷子是俗稱小東京的市集小店
那有一間書店咖啡
與他並肩的行走我仔細端詳他的臉龐
一頭長髮及肩
小麥色肌膚印出他的鼻樑特別好看
身高大約180公分
大衣內稍微貼身的淡灰色T恤看得出來他有胸肌
還有民俗風的寬大飛鼠褲
挺帥的嘛 我內心的OS
到了咖啡廳我們走往二樓樓梯時他摸了一下我的頭
他說:就在此刻好好放鬆一下心情 我去點餐你先找位子坐下等我
我點點頭不想讓他發現我有點害羞

除了老公之外
好像很久沒被其他的男人摸頭且呵護的感覺
唉唷不行我在想什麼啊
我們只待了20分鐘喝了杯熱拿鐵暖暖身體
突然想起有他的夥伴在等著我們
我不捨的看著書店咖啡的談笑人們
以及那面我好想要的大書牆 而頻頻回頭
走出咖啡店前我見到了阿棟與雯子正要上樓喝咖啡
寒暄了一下 約定了下次一起來
走出了咖啡廳刮了一陣風
我聳了聳肩膀
他碰了一下我的手問我是不是有點冷
他把雙手在嘴邊呵氣用手心搓出溫度握住我
讓我想起了幼稚園等娃娃車時爸爸的手
我才想起跑出家中那一刻我忘了添加外套
我穿的是一件長版連身深藍色的家居服
還有白色的便鞋
口袋中只有剩下49%電量的手機以及錢包
我問他可不可以跟我去領錢一下下就好了
我把戶頭的九萬元全提領出來
那是我存了好久的私房錢

前往車子同時
歡樂的喧譁聲又把我拉回現實
我看到30公尺前的山羊哥及友人在路旁演奏
一群高中女生佇立在禮品店前直呼好可愛好可愛唷
我們走向一個類似有燈塔造型的陸橋
正在討論旋轉樓梯讓我們頭好暈的話題
突然之間燈塔斜了30度角
我跟一旁的他對望了一眼
喔 對了 我忘了介紹他的名字 他叫Eric
他猛地拉著我就往樓下衝
我看見停住的人們因為建築物傾斜驚呼了一聲
接著繼續他們的談話
我看見穿著白色制服的一群人拿著大聲公要大家先停住腳步不要動
還有人員指揮著已經在天橋上的大家慢慢走向對街
地面上的人們也由白色制服的人引領路線行走
這世界全部的人都停止了腳步或慢慢行走
只有Eric拉著我的手往地面狂奔
我追不上他的腳步但也顛簸的跟隨著他
也只能這樣了我心想
我們衝到了一樓接著過了地下道
穿梭車陣同時我們見到了裝甲車的人們正緊急的朝我們揮手

……………

我打了電話給老公
訴說了從白天到下午的情景
我哭了出來
眼淚忍不住的在話筒那端狂流
哽咽的告訴他我真的很愛他
世界就要崩塌了我們卻不能在一塊
我說
就算一定會死 我也想要四個人抱在一起死
我按奈不住激動的心情哭到喉嚨都沙啞了
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
他為什麼不肯為我放下手邊重要的事情跟我走
最重要的不就是我嗎
世界上最重要的不就是我跟你的小孩嗎

他說別哭了 妳想太多了
我回答是你想的太少了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夢我不會知道你對我比生命重要
我想要住在一起
我想要你搬下來
我任性的說道
或是給我三個月我在台中如果找到工作我就回家
但是我就不喜歡台中了嘛
所以你們下來好不好

我的眼淚一直止不住的擦乾又濕
他安撫的說道要我再去睡一會兒
一定是太累了才想這麼多

我真的沒有辦法體會你們的不了解
短短一小時的夢境活生生的我是主角
經歷了生離死別
我的世界崩塌了你只會說別想太多
我知道摩羯座內心體貼但不善安慰

最後我跟他說
相愛的兩個人得不到對方的支持
相處久了習以為常的生活
生死關頭人都是自私的
想帶領對方前進到不可知的世界卻不被接受
因為沒有勇氣改變
不想承認明天過後的世界就是一片荒蕪
廢墟般的心靈
領著大眾該有的作息
不停的工作賺錢
娛樂過後還是空洞的自己
這,是你想要的一生嗎?

我掛上了電話
打出了這不知道是幾千字的文章
我知道我的人生觀或許消極
故事內容也只是虛構的夢境
大家看過了就忘
但我知道,我正在改變,因為一小時的夢境
我沒有更加茁壯
但我會更愛自己
也謝謝一直默默支持著我的你們
15年了我網路的好朋友
謝謝你們
即使是一句鼓勵的話都會讓我感到溫暖
恆春生活第608天
我是沒格

我膀胱超大,打完了尿了約40秒
什麼?你不想知道
好吧

Tags:

Enjoy Life ....Have fun!

回應